鄭佳欣
  鏟除潛藏於市場中的腐敗溫床,需要打破政府“裁判員”和“運動員”的雙重身份,還主導權於市場,減少權力尋租的空間。“把市長的歸市長,把市場的歸市場”,廓清權力邊界的行政改革不僅是輓救李俊夫式官員隕落的必要之舉,亦是反腐敗鬥爭的根本之舉。只有縮小每個官員手中的權力範圍,使權力與權力之間形成約束和制約關係,並把這種權力關係制度化,才能防止貪腐之手伸向越界、越位的灰暗地帶。
  7月4日晚,廣州市紀委官方微博發佈消息,廣州市國土資源和房屋管理局局長、黨委書記李俊夫涉嫌嚴重違紀,接受組織調查。這一消息引起廣州各界的震動。據新華社報道,有房地產開發商直言:“李俊夫一人肩挑多職,是廣州的財神爺,管著土地收儲、保障房分配、土地出讓、房地產調控等要職,權力太大了。”
  從“援建汶川功臣”到這座國家中心城市的國土房管局局長,再到如今因涉嫌嚴重違紀接受組織調查,曾經的躊躇滿志、為民承諾在堅硬的現實和膨脹的欲望面前土崩瓦解,只留下一聲嘆息和一地雞毛。追尋每一個落馬官員的“沉淪”軌跡,往往都有著相似的經歷:從拼搏進取到功成名就,再到鋃鐺入獄,前期有著個人的辛勤努力,而當把握不住自己而最終陷於迷途,把權力當作現攫取不義財富、滿足個人欲望的手段,最終難逃黨紀國法的嚴懲。
  我們透過“權力太大”的追問,窺見腐敗病竈的冰山一角,卻仍未深入觸及貪腐的核心。以筆者看來,掌管土地收儲、保障房分配、土地出讓、房地產調控等要職固然滋長著腐敗機會,但並不必然伴生腐敗這一“副產品”,最根本的病根還在於公共權力的失範。權力不論大與小,只要遠離制度的制約和監督,都可能因為被濫用而變成欲望肆意膨脹的洪水猛獸。
  把權力關進制度的籠子里,應是今日反腐攻堅最大的著力點。正如習近平總書記所強調的,要堅持“老虎”、“蒼蠅”一起打,既堅決查處領導幹部違紀違法案件,又切實解決發生在群眾身邊的不正之風和腐敗問題,把權力關進制度的籠子里。反腐敗的漫長征途,既要有查辦案件的風雷激蕩,更要有制度建設的深謀遠慮,特別是對權力的制約乃至制衡,應是治本之策。
  法國啟蒙思想家孟德斯鳩曾做過這樣一個著名論斷:“一切有權力的人都容易濫用權力,這是萬古不易的一條經驗。有權力的人使用權力一直到遇有界限的地方纔休止。”對權力的制約乃至制衡,制度之籠的搭建,首先應劃清權力的邊界,由此科學配置權力,形成科學的權力結構和運行機制。李俊夫被調查引起如此多的關註和波瀾,很大程度在於國土房管局局長這一特殊角色與房地產市場的密切聯繫,土地、規劃、融資、建設、驗收、銷售等各個重要環節均存在利益“蛋糕”,難免讓人浮想聯翩。以限價、限簽、限售等本土化樓市調控政策為例,政府對於房地產市場的行政性干預固然出於樓市調控的良苦用心,但是政府部門一支審批大筆便決定樓盤銷售的生殺大權,由此出現的尋租空間不由得令人警惕。
  鏟除潛藏於市場中的腐敗溫床,需要打破政府“裁判員”和“運動員”的雙重身份,還主導權於市場,減少權力尋租的空間。“把市長的歸市長,把市場的歸市場”,廓清權力邊界的行政改革不僅是輓救李俊夫式官員隕落的必要之舉,亦是反腐敗鬥爭的根本之舉。只有縮小每個官員手中的權力範圍,使權力與權力之間形成約束和制約關係,並把這種權力關係制度化,才能防止貪腐之手伸向越界、越位的灰暗地帶。去年11月,廣州市行政權力清單上線發佈,廣州成為首個公佈行政部門權力清單的城市。毫無疑問,這是全面深化改革、科學配置權力的一個新起點,而未來道阻且長,仍需配套制度設計的落實。
  從目前看來,權力邊界的廓清不應該只是划下一道虛線,而應該是寫下一條實線,佈下一道多方監督、陽光行政的高壓線,讓權力的運行不敢、不易、不能越雷池一步。今年以來一系列官員落馬的案例早已證明,信任難以代替監督,“權力太大”的追問凸顯一把手監督之難,由於一把手責任重、職位高,手中掌握的權力更大、更為集中,亦提升監督的難度,一旦不正確對待手中權力,監督失守、制度失靈的風險隨之加大。
  在這種狀況下,要讓權力運行嚴守邊界絕非易事,更需要讓公權在陽光下運行,讓全社會參與監督。如城市建設領域的腐敗,主要在於徵地地塊方位選擇、土地價格、項目招商、工程招標、質量監管、資金撥付等諸多環節中權力的自由裁量權太大,終日難見陽光,則滋生各種蠅營狗苟。在這方面,把權力關進籠子,簡言之,就是要堅持程序公開、審批透明、監督便利,真正體現權力集體決策、透明決策之力,全社會立體監督則成為可能。
  全面深化改革的宏圖展開,期待高效廉潔的權力運行體系推動時代的巨輪前行。我們相信,在今天這樣一個法治和民意得到尊重的時代,伴隨著全面深化改革的步伐,把權力關進制度之籠的美好願景可以實現,隨意亂伸的貪腐之手可以得到有效遏制。
  (作者為南方日報記者)  (原標題:廓清權力邊界 才能防住貪腐之手)
創作者介紹

copper

be01beogu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